世外桃源 (Land of Forever) - 2002 Pamela

分享到:
世外桃源

2002由夫妻搭檔Pamela與Randy Copus組成,是一個營造夢幻世界的創下單張專輯蟬聯Billboard New Age’s Chart超過70周的超實力派新世紀樂團,從作曲、編曲、到人聲處理,完全抽離現代音樂已然過渡泛濫的通俗意識,堅持每一首混音后的成品,都呈現最極致完美的音場平衡,沒有任何一軌器樂爭相出頭,即使在最磅礡處,也隱含著宇宙間的虛無哲學。他們善于以連綿不絕的電子合成音色營造空靈飄逸的音樂氛圍,旨在給人以完全放松安逸的音樂享受,其旋律幾乎被弱化到了接近于無物的地步。他們的音樂結合了人類對飛翔的渴望,以及對夢境中自在漂浮的幻想,創造出絕對無塵無礙的純音樂饗宴。

【文】恰到好處,活著就好

文/村上春樹

我已經有了一定的年紀,但絕對不管自己叫“大叔”。是的,確實該叫“大叔”,或者該叫“老爹”了,毫無疑問就是這樣的年齡,可我自己不這么叫。若問什么緣故,那是因為當一個人自稱“我已經是大叔啦”的時候,他就變成真正的大叔了。

女人也一樣。當自己聲稱“我已經是大嬸啦”的時候(哪怕是玩笑或者謙虛),她就變成真正的大嬸了。話語一旦說出口,就擁有這樣的力量。真的。

我認為,人與年齡相稱,自然地活著就好,根本不必裝年輕,但同時也沒必要勉為其難,硬把自己弄成大叔大嬸。關于年齡,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盡量不去想。平時忘記它就可以。萬不得已時,只要私下里在腦袋尖上回想一下就夠了。

每天早晨在盥洗間里洗臉刷牙,然后對著鏡子審視自己的臉。每一次我都想:唔,糟糕,上年紀啦。然而同時又想:不過,年齡的確是在一天天增長。呃,也就是這么回事吧。再一尋思:這樣不是恰到好處嗎?

雖然不是那么頻繁,但走在路上時偶爾有(大概是)讀者向我打招呼,要跟我握手,還告訴我:“很高興能見到您。”每一次我都想說:“我每天早晨都對著鏡子觀察自己的臉,每一次可都厭煩到了極點。”在街角看到了這樣的面孔,又有什么可高興的呢?

話雖這么說,呃,倒也并非全是這樣。假如這個樣子多少能讓大家開心一點,那我就非常開心了,哎哎。

總之對我來說,“恰到好處”成了人生的一個關鍵詞。長相不英俊,腿也不長,還五音不全,又不是天才,細想起來幾乎一無是處。不過我自己倒覺得“假如說這樣恰到好處,那就是恰到好處啦”。

這不,要是大走桃花運的話,只怕人生就要攪成一團亂麻了;腿太長的話,只會顯得飛機上的座位更狹窄;歌唱得好的話,就怕在卡拉OK里唱得太多,喉嚨里長出息肉來;一不小心成了天才的話,又得擔心有朝一日會不會才思枯竭……這么一想,就覺得眼下這個自己不也很完美嘛,何況也沒有什么特別不方便的地方。

如果能不緊不慢地想到“這樣便恰到好處”,那么自己是不是已經成了大叔(大嬸),就變得無關緊要了。不管多大年紀都無所謂,無非就是個“恰到好處”的人罷了。常常對自己的年齡左思右想的人,我覺得不妨這樣思考。有時也許不容易做到,不過,讓我們一起努力吧。

最新評論

我來評論

  • 昵稱:
  • 內容: